网易科技讯9月1日消息,国外媒体Fast Company撰文指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近日怒斥谷歌存在偏见,操纵搜索结果只呈现他的负面新闻,这可能会促使政府重新发起对该公司的反垄断调查。监管谷歌搜索呈现的内容是个很愚蠢的想法,无异于在数字时代以前告诉街边商户必须要将哪些杂志放在其报摊的前排显眼位置。但那确实有可能会发生。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权势很大程度上体现在,能够先树立靶子,指出其眼中的魔鬼,然后对他们大加指责。本周,成了特朗普眼中的“魔鬼”的是科技行业——在某种程度上,那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魔鬼”,因为人们认为硅谷是一个沿海、自由、富裕、精英云集的地方。

特朗普周三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谷歌在操纵搜索结果,在上面搜索他,所呈现的结果大都是存有偏见的自由派媒体针对他的负面报道。此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白宫将“考虑”谷歌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的监管。

新的阴谋论

特朗普有关谷歌带有偏见的说法,可谓给本已在熊熊燃烧的一场大火火上浇油。许多右翼人士认为,像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Infowars这样的右翼媒体正受到科技平台的不公平压制。本周,保守派监管机构Media Research Center对自称保守派的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人认为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公司“有意审查其平台上的保守派和保守派观点”。

关于谷歌搜索算法的阴谋论与特朗普宣称的其他东西(奥巴马的出生证明、暗深势力等等)一致,体现在:它们都是偏执的,基本上没有事实依据,但很难完全反驳。即使它们被彻底驳斥——就像奥巴马出示他的出生证明时一样——它们往往还是会不断传入人们的耳朵。

谷歌方面回应称:“搜索不是用来设定政治议程的,我们不会让我们的搜索结果偏向于任何的政治意识形态。”

但是,鉴于谷歌永远都不会将它的搜索算法公诸于众——没有什么比那更有专有性——关于它对保守派有偏见的猜测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小心事与愿违

在谈到要对科技平台呈现新闻内容的方式实施监管时,特朗普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些什么。那会是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那无异于在数字时代以前告诉街边商户必须要将哪些杂志放在其报摊的前排显眼位置,”在华盛顿特区领导普华永道全球科技、媒体和电信行业实践的丹·海斯(Dan Hays)说,”在美国,没有任何的政府机构有权监管媒体内容放置的位置。。”

海斯表示,这种监管“极其危险”,因为它会立即让监管机构陷入滑坡。“如果你打算规范网络内容的呈现,那自然就意味着要考虑规范电视内容、广播内容或报纸内容,对吧?”他说。

更有可能的情况是,特朗普只是在放话制造威胁,用政策手段来解决人们眼中的政治问题——利用政府的监管部门打击政治对手。

正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专栏作家、Re/code联合创始人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周三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的那样,打压大型科技公司,意味着特朗普是在恩将仇报。Twitter和Facebook是特朗普“病毒”盛行的数字培养皿(在俄罗斯人喷洒的生长激素的帮助下)。在那些地方,最新的魔鬼成了靶子,受到了猛击。它们煽动了那些在2016年11月8日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

但那仅仅是过去。特朗普永远记得别人的轻视,但会很快就忘记别人的帮忙。Twitter和Facebook对他的帮助丝毫不亚于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对他的帮助。在2016年大选前一周,科米重启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的“邮件门”调查,直接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大选。特朗普非常自负:他可能认为自己给Twitter带来了成功,而不是相反过来。

是什么惹怒了特朗普

特朗普怒喷谷歌之举,是福克斯商业频道节目“Lou Dobbs Tonight”周一晚间谈到的一篇报道引发的,该报道来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右翼新闻网站PJ Media。它称,在谷歌上搜索“Trump News”(特朗普新闻),页面呈现的结果几乎没有一条是来自保守派新闻媒体的。但BuzzFeed News报道称,该报道的作者、指导编辑宝拉·博尔亚德(Paula Bolyard)仅在两台使用Chrome浏览器的台式电脑上进行了搜索(没有使用移动设备)。

伯尔亚德可能完全没有想到她的一项小小的试验会出现在卢·多布斯(Lou Dobbs)的节目上,更不用说被总统采纳了。她很快就在推特上指出,她的浏览器测试并不科学。在另一条推文上,她说,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认为政府应该介入搜索算法的监管。

无论如何,白宫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谷歌正在降低来自保守新闻机构的报道的排名,而且它也没有真正的方法来收集这些证据,因为谷歌永远都不会透露它的搜索算法。正如一位从事科技政策的消息人士告诉我的那样,谷歌那么做的话马上就会倒闭。

特朗普政府中熟悉科技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像拉里·库德洛这样的人不怎么发表看法的原因。记者一遍又一遍地问库德洛“我们正在调查”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们正在调查,我们正在调查”。

反垄断

普华永道的海斯周四早上表示,发起反垄断调查可能是白宫或国会针对谷歌和Facebook等其他的大型科技平台采取行动的一种可行方式。果然,到周四下午,特朗普就此事发表的声明开始包含反垄断的措辞。

特朗普对彭博社表示,“我不会就拆分那些公司发表评论,不管是谷歌、亚马逊还是Facebook。正如你所知道的,很多人都认为它们三个都明显存在反垄断问题。但我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有意思的是,在特朗普接受彭博社采访后的几个小时内,这位总统在参议院的主要共和党支持者(也是辩护者)之一奥林·哈奇(Orrin Hatch)致信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主席约瑟夫·西蒙斯(Joseph Simons),要求该机构调查谷歌的搜索和数字广告业务。

谷歌对于反垄断并不陌生。该公司的庞大触角及其在搜索市场的主导地位让它成了反垄断目标。这是谷歌现在在华盛顿特区有一小群说客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前总统奥巴马在任期间,联邦贸易委员会在2013年调查了谷歌,但没有提出任何的投诉。而欧盟则在2017年对谷歌处以创纪录的27亿美元罚款。但在这两起案件中,谷歌均被指操纵其搜索结果来推广自己的服务,而不是被指宣扬自由派的政治观点。这完全是两码事。

美国政府可能会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谷歌处以巨额罚款,从而对其造成伤害。但那么做似乎并不是针对特朗普所抱怨的问题的直接而恰当的补救措施。因此,惩罚的真正动机总是存在疑问。它仅仅是政治报复吗?

但国会真的会采取行动吗?

联邦贸易委员会或司法部要采取行动的话,它们必须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违法行为。考虑到美国法律对待像谷歌这样的搜索服务的方式,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我记得,1996年的《电信法案》(Telecommunications Act)让边缘服务(Edge Services,它们当时有别的名称)免受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监管,”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前主席汤姆·惠勒(Tom Wheeler)周四在给Fast Company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排除了联邦通信委员会,就剩下联邦贸易委员会了,而他们并没有广泛的监管权力。”

如果政治势头存在,国会在监管谷歌的权力上会远远超过联邦贸易委员会。“国会要就此采取行动,真的不需要任何的调查,甚至不需要任何的不当行为指控。”普华永道的海斯指出,“有人会说,我们需要新的行动,新的法律,甚至新的机构……这些并不是没有可能出现。”

尽管国会议员提出了更多的法案,谈到各种通过监管来制约大型科技平台的权力的方式,但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国会不太可能会去碰这样一个富有争议的问题。虽然奥林·哈奇表示支持,但国会中对谷歌及其搜索算法实施新的限制的支持呼声并不高涨。

不过,在下周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谷歌搜索风波可能会成为一大主题。该听证会举行的目的是,商讨大型社交媒体公司对外国势力试图影响美国选举的应对问题。届时,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和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将会出席。

至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他被邀请了,但他没有接受。(乐邦)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